另外一方面
2020-02-24 23:46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企业交班如何传承,去年9月,佛山市长刘悦伦也提出了他的期望。

佛山万科集团也认为,南海民营经济发达,整体呈现出的包容开放环境,也让全国各地的寻梦者在这里置业安家。

有声音认为,与上一辈相比,“创二代”整体文化素质较高,创新精神较强。接下来的时代,将会不断有新的商业领袖站到台前崭露头角。

尽管继承了父辈的财富,留学期间靠搬运啤酒养活自己、30出头的张敏明更希望别人称呼他为“创二代”:“不要看我们花了多少,要看我们到底创造了多少。”在他看来,身边的所谓“富二代”,并非人们想象的那种依靠父辈、生活豪奢的纨绔子弟,而是吃苦耐劳,甚至经常睡办公室,他更愿意别人叫这个群体为“创二代”。

姐妹花内衣有限公司总经理潘楚文则认为,继承家业并没有那么简单,他用了4年左右的时间,才渐渐站稳脚跟,一点点买回家族企业里“七姑八爷”的股权,并培养了自己的团队。

作为成功创业的一代,广东景兴卫生用品有限公司总经理邓锦明坦言,由于“创二代”的守业环境与“创一代”时期相比更为复杂多变,政府或许应该承担部分责任。给予他们更多的支持,特别是政策上的鼓励,多引导年轻人树立目标。

“老一辈脚踏实地,实实在在干事、不务虚的精神,要传承下去,要保守老一代企业家热爱本土和扎根本土的特质。”另外一方面,“老一代企业家的社会责任感很强,新一代也要保留这个优秀特质。”

佛山第一代企业家正在酝酿交班计划,4000多名青年准备接班,这是一个涉及2000亿企业资产、5000亿社会财富传承的高峰时期。与“洗脚上田”的父辈相比,全球化和知识经济时代的到来,“二代们”必须在更广阔的坐标系中寻找自己的位置,还有打造新型产业、建设新团队等一系列挑战,任务艰巨。

虽然已可独当一面,黄瑞龙表示瑞龙集团目前仍然由母亲万顺妹掌管“财权”和大的“决策权”,在他眼中,做实业的母亲就是经营企业的“全能型选手”,向母亲学习的东西还有很多。

已年过60的万顺妹坦言,她担心的是下一代能否把控全局,因为当下正是企业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,普遍出现经营困难的局面,她还想继续坚守。而对于儿子黄瑞龙试水酒店等商业地产项目,她表示虽然一切还是未知数,但对儿子有信心。

如何管理老员工?如何让家族企业去家族化,推动公司走上正规化……这些都是“创二代”面临的难题。

新一代接班人思考的问题远不止这些,“父辈的知识有限,他们的创业是初级阶段的,对于环境保护、劳动保障等可能会不重视。但是我们处在一个全新的时代,我们理应背负起更多的责任,比如通过创业,提供给社会就业的岗位,让自己的员工与企业共同成长,一起享有财富。”粤驰公司总裁周泳锋说。

新一代接班人,在磨砺掌控企业发展大局的路上都对老一辈表示了足够的尊重。

张敏明接替父亲成为科明达集团掌门人后,他所推行的财务信息化系统也大大提高了公司的运作效率,给这个满是江湖气息的水泥行业带来新风。作为“创二代”的代表,他更希望,所有的决策都站在公司的角度去处理问题。“发展步伐不一时,感情居其次,企业发展是硬道理。经营企业,理性多于感性,但更重要是两代人交流要达到默契。”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nshunhuagong.com.cn广东省陆丰市科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- www.anshunhuagong.com.cn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