支队和王大妈暂住地的分局组成了专案组
2020-06-25 21:08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对于庭审程序,文化程度不高,第一次进法院的王大妈完全不了解。当法官问她是否要求法官回避,并解释了法律规定后,王大妈痛快地说:“你看着办吧。”引得旁听席上一阵笑声。

“炸地铁,建国门地铁!”5个月前,这一句狠狠的威胁让北京警方出动了1140名警力加强巡控,排查隐患。警方紧急工作一天调查,抓获的只是一个53岁的河南大妈。今天上午,王大妈被控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在西城法院出庭受审。直到在庭上听到了自己的通话录音,王大妈才无言以对,反反复复念叨:“我喝醉了,胡说八道。”

经过庭审,王大妈似乎终于理清了自己做过什么。庭审最后,她为自己辩解:“喝醉酒说错了,我一个老太太能炸地铁嘛。再说,我也没炸地铁,胡说八道呢。”

“这回是通话录音,你听见了吗?”法官问。“听见了,她说炸地铁。”王大妈说。“什么她说,那是你打的电话,你说的。”法官纠正。旁听席上又一阵窃笑。“那应该是说了。我喝醉酒了,啥也不知道了。”王大妈呵呵一笑。

“那你到底认不认罪?”法官又反复追问。王大妈显得有些头脑混乱:“我现在这样儿了,拘留了,肯定什么都认了。我那天喝多了,喝了一斤二锅头,可能说了(炸地铁),但我记不得了。”

王大妈一开始表示认罪,她说,事发当天她坐地铁要去上访,上下车时被四五个人挤倒了,很生气。可被问到给地铁热线打电话说了什么时,她只说“问他们摔跟头了管不管。”一口咬定没说过炸地铁的话。

对于上述证据的意见,王大妈反反复复就是一句话:“我也认罪了,也拘留了,法官你看着办呗。”

还没有进入讯问环节,王大妈就开始和法官抢话,操着浓重的河南口音,连珠炮一般自顾自地说自己的理由:“我问他们我摔了管不管……他们有几个人打我……我是个残废人,脑损伤……”法官不得不多次敲击法槌制止。

上午9时30分,53岁的王大妈被带进法庭。大妈个儿不高,体态微胖。对法官的问题知无不言,声如洪钟。

检方指控,去年10月30日上午,王大妈在地铁西单站,用手机拨打地铁服务热线,编造“炸地铁,建国门地铁”的虚假恐怖信息,严重扰乱社会秩序。事发第二天,王大妈被警方抓获。

公诉人当庭播放了地铁服务热线的通话记录,虽然只有简短的一句“炸地铁,建国门地铁”,但一听便是王大妈那标志性的腔调。

“你没说过认什么罪?”法官问。“我就是骂了别人,说了句坏话,但我从来没说过炸地铁的话,我这个人不说假话。”王大妈一个劲儿地辩解。

王大妈的一句醉话,却让警方即刻进入紧急状态。根据公交总队刑侦支队出具的工作记录,接到报警后,市公安局多位副局长指挥工作,调动1140名警力加强巡控,140余名警力对重点地铁站进行安防。支队和王大妈暂住地的分局组成了专案组。直到第二天抓获王大妈,警报才解除。

法官当庭宣判,王大妈构成编造虚假恐怖信息罪,判处有期徒刑八个月。王大妈又问了刑期后表示不上诉,被带出法庭时,她高声说:“谢谢法官。”“希望你吸取教训。”法官叮嘱。王大妈非常诚恳地说:“好,谢谢法官了,再见。”人已走出法庭,话音不绝于耳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anshunhuagong.com.cn机选双色球_机选一注双色球_双色球机选号码_双色球版权所有